四•二五上访现场:和平理性的典范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法轮功民众汇集到国家信访局所在的府右街附近。尽管人数众多,人群却出奇的安静,没有口号,没有标语,秩序井然,对当地居民的生活没有造成任何影响。而维持治安的警察这时候也觉得没什么事可做而开始闲聊。

从当时的中央电视台新闻画面和现场照片都可以看到,上访群众的身后,并不是中南海特有的红色围墙(见图);而和上访群众隔街相望的才是中南海的红色围墙,以及中南海西门。众所周知,中南海的正门是面向长安街上的新华门。事实上,四月二十五日在长安街上并没有上访群众聚集。人群主要分布于府右街和西安门大街,并且无人聚集在中南海红色围墙的一侧。也就是说,民众没有「围」住中南海,更没有发生所谓「冲击」事件。事实上,如果发生了“冲击中南海”这样的政治大事,警察绝不会如此悠闲的在一边闲聊

  • 执勤的警察在闲聊(注意群众身后不是紫禁城特有的红色围墙)
  • 和上访群众隔街相望的是中南海西门(这里可以看到紫禁城的红色围墙)

据在当时的现场的法轮功学员回忆,上访的人群平和而自律:

“路口有学员在自动维持秩序,疏通道路,一遍遍地重复:请自行车和行人不要在此停留!”

“大家静立着,微笑而平和。不交谈也不扎堆,也不和路人搭话。有人好奇,会停下来问:这是怎么回事啊?大家只是微笑,友好地劝他不要停留。因为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如果一个人交谈就会围上来一大堆,事情就会起变化……”

“大家都站在行人道上,马路上汽车和自行车畅通无阻,只有警察在马路上来回走动,并不时与学员聊天……即使那么多人有两顿饭就地吃,没有一个人乱扔垃圾,全留在自己的包里。有一些学员拎着塑料袋拣大家不慎掉下的垃圾。一天下来,地上真的没有一张纸片,一点脏物。大家这么做,没有人动员,没有人组织,全凭自觉,其实那是炼功人特有的修养和内涵。”

当天,总理朱镕基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

据当事的法轮功学员、原中国广东省政协委员、华南理工学院轻工食品学院的院长高大维回忆:“大概十点多吧,就是朱镕基总理到机场去送外宾,那么一下看到那么多学员就叫工作人员下去了解情况,那么朱总理当时带了话,他到送完外宾以后,会回来接见我们的代表,了解详细的情况。法轮功学员的代表提出了我们的三点诉求:第一点是释放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所有学员;第二点是为广大法轮功群众提供一个合法、合理的修炼环境;第三个就是允许出版法轮功的有关的书籍。”

朱镕基很快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国家不会干涉群众炼功的政策。

另一位当时学员、清华大学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杨清回忆说,“四•二五的晚上,大约九点多钟呢,进去的代表出来了,出来告诉大家要有什么意见可以向各地的信访部门反映,国务院会把这些意见进行处理,当时听到这些消息以后就觉得呢,领导上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也就满意了。”

在国务院工作人员和法轮功代表会谈之际,上万名学员一直在外静静等候。到晚上八点多,会谈完毕,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经释放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后,中南海前的法轮功学员也很快散去,临行时,地上清理的干干净净,一片碎纸都没有留下,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捡走了。整个过程,平静祥和,一个当时维持秩序的警察对周围的人说,你们看看,这就是德!

现居荷兰的朱女士谈到当年荷兰媒体的报导时说:“我们荷兰有一个记者在四•二五当天亲自到中南海采访法轮功学员。在采访上访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他写道: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队伍,并把《转法轮》称为蓝色经书,他在后面写道,他们(法轮功学员)有神的纪律,走后地上没有留下任何脏东西。”

可以说,法轮功学员真诚的善心,以及高度克制、处处为他人考虑的道德修养,消弭了罗干等人蓄意制造的潜在冲突。 四•二五事件在当天和平解决。


 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