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大法超常 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我今年七十多岁,原为教授级正研究员。我小时得了一场重病,奄奄一息,中西医大夫都说没治了,准备后事吧。在百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外婆和我妈抱着我到庙里去求药师佛。求出第一个签是一张药方,按药方抓药,服了三天,病情好转,后来又去求了两次,都是这一张药方,又服了六天,到第四次再去求得一签说完全好了。是药师佛救了我的命。从此我父母十分相信神佛,带我去庙里上香。随着年龄长大,上了学,接受了邪党无神论教育,慢慢不信了。特别是大学毕业后,在工作单位为了名利色气开始与人争斗,随波逐流,在滚滚红尘中越陷越深。但埋在心底的信佛的根芽还没有完全熄灭,常常有一种要找佛找神的想法。

一九九三年八月十一日幸得法轮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那天上午我从外地出差回单位上班,工间操时有人告诉我球场边上有人在教一种新的功法,我听后马上去那里,跟着他们学炼起功来。有一位同修看我学的很认真,告诉我这是法轮功,并约我下班后去她家。晚上我从同修那里请来了《法轮功》。我打开扉页看到了慈悲伟大的师尊相片,就是我在梦中见过的师父啊!我不到一天时间就学完了《法轮功》。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我就从同修那里学会了五套功法。

一、见证神奇

我参加了北京一九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第一次亲眼看到了慈悲伟大的师尊,我第一次亲耳聆听了师尊的讲法报告。我热泪盈眶,欣喜万分,从心底里升起无限敬仰之意,我下决心一定要跟随慈悲伟大的师尊修炼到底!

在那一段日子里,师尊还帮我打开了天目,我看到了师尊的法身及给我下的法轮、气机、机制及原子结构。在炼功场看到了大大小小象雪花般的彩色法轮从天上降下来落在炼功人身上,看到了许许多多东西。不到一个月我身上的各种病不翼而飞,走路轻快,走多远也不累,骑自行车象有人在推一样。过去萎靡不振的我完全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眼前出现了一艘晶明透亮的水晶法船,由东向西行驶着,我知道是师尊派来的法船,让我登上努力精進。

从一九九四年三月初到七月底,我先后跟随师尊上了四个法轮大法学习班,师尊又给我進一步清理思想和身体,自己的世界观得到彻底改变,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只有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不断的去人的执着心才能真正修炼上去。在学习班上我看到了师尊身上发出的佛光,照满整个会场,每一个学员都沐浴在师尊的伟大的佛光中——一个强大的能量场之中;我还看到师尊肩上不断的发射出无数光芒四射的法身,发射到台下学员中间,这是给学员调整身体的啊,无比殊胜!

在一九九四年七月济南学习班上,刚开始时有不少学员边听课边搧扇子,师尊叫大家放下扇子,就会感到一阵阵凉风吹来。果然我看到在师尊讲话的桌子前左方有两个特别大的法轮在转,一个东西方向转,另一个南北方向转,把一阵阵凉风吹向整个体育馆。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底,我参加了《转法轮》发行仪式大会,请到了《转法轮》,我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用了不到三天时间就把《转法轮》学了一遍,思想境界又得到很大的提高,自己觉的真的永远也离不开这本宝书了。

在学《转法轮》时,我开始看到每个字都是法轮在转,每个字都发出金光;学了一段时间后,看到每个字都是师尊的法身,每个字都发出铂金光。有一次,我到外地大姐家去洪法,晚上住在她家。在睡前我看到有九个青色法轮在我周围上空飞快的旋转,清理着我周围的空间。

从我得法至今,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感到突然有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浑身发热,这就是师尊给我灌顶呀,是师尊在给我净化身体,把我的身体進一步清理。

二十多年来,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做到每天学法炼功不间断。我每天学一讲法,有时学两讲法,有时间再学师尊的其他著作;五套功法每天炼一遍;每到休息日,我们就到周围单位、学校、居民小区去洪法。

在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有许许多多感人的神奇的故事。有个四、五岁小孩双腿弯曲不能走路,父母花了很多钱,去了许多医院也没治好,而师尊只一会儿当场就给他治好了,行走自如了,他父母千恩万谢,跪拜在地,师尊慈祥的把他们扶了起来。有一个男青年右大腿摔断了,在医院刚打了石膏,第二天家人陪同打车到博览会来了,经师尊短短几分钟的调理就好了,当场撤掉石膏,自己走着坐公交车回家了,第三天去医院检查,骨头全长好了。他告诉大夫是师尊给调理好的,大夫们都感到很神奇。

在炼功场上,我看到了五彩缤纷、大小不同的法轮从天而降,加持和调整炼功人的身体。师尊为我净化了思想和身体,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知道了人活着就是给我们在正法中修炼、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园的一次机会。我身体的病痛不翼而飞,扔掉了药罐子,工作、走路一身轻。

师尊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1]

事实正是如此,我在参加师尊的学习班后,有两次很危险的经历,都是师尊为我化险为夷:第一次是我在做仪器实验时,突然一股强大的电流把我两手吸住了,电流从左手通过胸口往右手循环,我浑身颤抖,怎么使劲也落不下来。边上的同事特别着急,不知如何是好。我心中马上求师尊帮助,瞬间电流就断了,我脱离了危险。第二次是我骑自行车穿马路,当我快到对面时,从对面马路边突然快速的开过来一辆小轿车,一下就把我撞了,自行车被压在轿车底下,车筐也压扁了,但我人却还跨在自行车上,围观的人纷纷数说司机,我说没事叫他走吧,他很感激的把车开走了。这两件事都是来取我命的,是师尊保护了我,救了我的生命,为我还了两条命债。感谢师尊!感谢师尊!

二、讲真相救人

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发动了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一时间乌云翻滚。那时每天领导找我谈话,单位组织部长天天跟在我后面监管着我。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在会上攻击大法,我心中很难过。由于自己的私心作怪,一时糊涂,交过书,写和讲过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过后自己心中很难过,觉的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当时想我一定用实际行动捍卫大法。因此从一九九九年底开始,我和女儿(同修)利用晚间悬挂“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大标语,利用上下班时间及双休日到家属小区和自行车棚发放真相传单,同时对自己的亲朋好友也跟他们讲真相。

从那时起至今,讲真相的事一直坚持,从不停歇。二零零一年刚过完年去上班,邪党党委让大家讨论中央电视台播放的造假的“天安门自焚”,在我们二十多人的讨论会上有些人发表了诽谤大法的话,我当即提出了几个问题,如:为什么王进东烧成那样了而他腿上装着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却完好无损?为什么女记者可以不穿防护服到烧伤病房采访烧伤小女孩刘思影?为什么刘思影切开了气管还可以唱歌?那几个在电视台上讲话的人所讲的内容全是违背大法的,法轮功著作中明确要求修炼人不能杀生,而自杀是有罪的,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绝不会去自焚的。我又说我们单位有那么多的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都好了,有的人是癌症病人修炼后癌症消失了;有的人患有严重的肾炎,多次住院没治好,炼法轮功后不久就痊愈了;有的人长年抽烟想戒戒不了,而炼法轮功后很快就戒掉了;还有的人原来脾气不好在工作中常对别人发火,和人吵架,领导也感到头疼,炼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一个人,脾气变好了。这些事实你们为什么看不到呢?在我的雄辩声中,主持人匆匆的结束了讨论会。会后领导找我谈话,叫我以后要注意,我说我讲的是实话,你能解释了那几个问题吗?后来他们也没再找我。

《九评》发表后,“三退”大潮开始了。除了发真相传单外,我还邮寄真相资料和《九评》书,发真相光盘及《九评》光盘,到外面讲真相劝“三退”,贴不干胶真相资料等等。

我遵照师尊的要求努力做好三件事:认真的学好法、炼好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人,遇事向内找、修好自己;每天四个整点认真的发好正念,清理自己与周围的空间场并根据需要再加发正念;用各种方式讲真相从不间断。开始是在各个小区、超市、车棚发真相资料、往各处寄真相资料、用真相币。记得有一次我用真相币在一个菜摊上买菜,摊主接到我的真相币后,高举双手,高兴的喊道:“这是法轮功的钱,大家快看,真好啊!”

后来又学会了用手机讲真相或面对面讲真相,扩大了讲真相的范围,把自己原单位和我丈夫单位的领导、同事、同学、朋友及家乡亲人都打了个遍。还有许多边远山区的有缘人也能接到我的真相电话,有不少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有的人还说“我非常支持你们的做法!”还有的人说:“我还想给我的孩子退。”我为这些明真相做了“三退”的众生高兴。

我学会了上明慧网,建了一个小小的资料点。我丈夫看我比较忙,主动担负起大量的家务活。

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坚持集体学法不怠,互相切磋,共同精進。我和Z同修一起,在周围同修中做着许多协调的事。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救度众生,坚持不懈,努力兑现和师尊的誓约。

在救度众生、发真相资料过程中,会遇到一些危险,由于自己坚信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事,师尊就会帮助化解。每次都在师尊的呵护下平安过去。当然安全还是要注意的。我每次发资料时先到要去的地方观察一下,如何進如何退都想好后再行动。有一天中午,我到一个高楼去发真相资料,没想到那个楼的保洁员提前打扫楼道卫生了,她发现了信箱及门缝中的资料,马上就怀疑我了,因为她见我脸生,旁边又没有别人,她凶巴巴的问我,还想报警,我闪过一念,把她定住,她果然就乖乖定住了,我就从楼梯安全的走了。

师尊慈悲看护我们,当我们有危险时会点化我们。记得在几年前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好像提示有什么危险,要注意安全。因为当时形势很紧迫,有不少同修被绑架,我突然悟到我要保护好手头的大法书及大法资料,因此我只留下了有师尊讲法和炼功音乐的MP3播放器,其它东西我整理好后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几天后,我家果然闯進了二十多个警察,其中有一半由他们的刑警大队长带领下让我去派出所,说要了解一些情况,而另一半留在我家中抄家。由于事先已做了准备,故没抄到什么,谢谢师尊提醒!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我下定决心,谁也动不了我。到了派出所一个大厅里,那个队长问我:“你以前是法轮功的辅导员吗?你女儿也炼法轮功吗?”,我理直气壮的回答他们:“是的,法轮功叫我们做好人,我愿意每天清早义务为大家提录音机放炼功音乐,大家都来做好人。”接着我就跟他们讲真相,我告诉他们:自己原来身体很不好,在单位里是一个有名的老病号,医务室都知道,每天要吃一大把治血压、治头疼头晕、治类风湿关节炎的药,每年要花费国家一万多元的医药费。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都好了,为国家节省了许多医药费;由于自己身体好了,再也没休病假了,精神好了,还经常加班加点,主动为国家多做贡献。我们单位有许多老病号,都象我一样,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减轻了家人的负担,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节约了单位的支出,这是大好事!我们单位里有的人以前很自私,什么事都首先为自己着想,修炼法轮功后,完全改变了,能做到处处为别人着想,在生活中,能主动帮助有困难的同事,在工作中能下到基层了解他们的要求,主动为大家服务。

我一边讲、一边发正念,他们也没再提其他问题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就送我回家了。

虽然自己一直在努力按照师尊说的去做,与许多同修来比还是差的很远,我要做的更好。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更要找自己的不足,特别要注意去情方面的执着和清除党文化的干扰,努力走好修炼的路,兑现誓约,跟师尊返回自己真正的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