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古人云:“三尺头上有神灵。”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都敬天信神,相信“善恶有报”。然而今天的中国人,尤其是像我这般在九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对于这些道理是嗤之以鼻的。在中共几十年来的无神论、進化论谎言的灌输下,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命观和善恶论这种普世价值被破坏殆尽。

所幸的是,一九九二年,一种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在古老的神州大地悄然兴起,其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指导原则所展现的道德内涵及祛病健身、强身健体的奇效,唤醒了民众心中尚存的善念,在短短的七年间,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引来了中国上亿民众参与修炼。光我家乡小小的县城在九九年迫害之前就有三千多人修炼法轮功。

一、初见超常

我是一个早产儿,在母亲肚里只待了七个月,体重不足三斤的我就急于来到尘世。由于瘦小羸弱,快满月了还只知昏睡不知吃奶,亲友只是称叹这孩子真是小巧,能养大成人将是奇迹。由于先天不足,几岁之前我免疫力低,经常生病看医生,也不爱吃饭,人很瘦小,成了父母的心病。

九九年五月,机缘所致,九岁的我随父母走入了大法修炼。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们这小小的家庭频频出现:我在跟随父母读了几遍《转法轮》,刚学会五套功法动作后,师父便三次给我清理身体,体内排出黄黄的脓水。打那以后,我吃饭正常了,不再挑食、厌食,人长好了,渐渐的我的体重、身高、发育正常了,十六年与药断缘。

我的父亲曾患有遗传过敏性支气管炎,五官奇痒,呼吸困难,一年之内有三个月要在医院度过,长年靠药物维持,看遍各大医院却无法根治。在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父亲的病就不翼而飞了,从此甩掉了药罐子。

十六年来,在大法的慈悲看护下,全家人再没有吃过一粒药,也没有上过一次医院。这些用常人现有医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却实实在在发生了,种种变化无一不体现了大法的超常。因此,即使在迫害最为严重的时期,我们的亲人无一人反对修炼,许多有缘人也因此明白了真相。

当然大法的神迹不仅仅停留在祛病健身这一层次,有时甚至超越常理。二零零一年,母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为反迫害,绝食绝水,十五天粒米未進、滴水未沾,仍然可以站起来炼功。这让周围的服刑人员和警察都为之惊叹,直称法轮功神了!

二、艰难岁月中的神奇

修炼不到两个月,迫害便开始了,从此我与弟弟便失去了正常的成长环境。父母因不放弃修炼而多次被非法拘禁、劳教、判刑,单位不堪压力开除了父亲公职,切断了我们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伴随生活的是不断的骚扰、搜查、抄家、绑架、监控,我们不得不四处搬家,有时甚至无处安身。离开父母的庇护,我与弟弟落到了无依无靠的境地,由年迈的奶奶照料或在亲戚中辗转生活。

十六年来如影随形的迫害,让我与弟弟尝尽骨肉分离之痛、颠沛流离之苦,饱受旁人的歧视、社会的不公,在恐惧与压抑中,在贫困与无望中成长生活,期间种种无法用语言穷尽一二,但有些片段在脑海中难以磨灭,作为史诗留给我的同龄人。

二零零零年腊月小年下午,父亲被非法劳教没几天,我们娘仨正准备回老家过年。由于没钱生活,同修阿姨出于好意来看我们。国保大队干警突然闯進家门,毫无缘由的将母亲和阿姨带走,承诺问完话就让妈妈回来。可等到天黑也没见人回来,我们姐弟俩早已饥肠辘辘。单位好心的同事将我们接到他家,带着我去公安局找妈妈,方知妈妈已被送到看守所。我站在漆黑的大院里心里很是难过,只有一种求助无门、走投无路的感觉。那一夜我抱着弟弟难以入睡,一想到母亲就忍不住掉下泪来,又不敢放声大哭,哽咽着折腾到天亮!此后半年,我们跟着奶奶生活。我被迫转到了乡下的小学读书,弟弟也失学在家。母亲回来后仍然遭到骚扰,我们被赶的无处安身,只得在亲戚中辗转生活。

二零零四年九月,父亲再度被判非法劳教所外执行,不久国保人员又企图再次迫害。当时正值租屋拆迁搬家,父亲匆匆为我们找好房子,还没有来的及住上一晚就离开我们,流离他乡。记得搬家的前夜,我因思念打了个电话给父亲,晚上父亲冒险回来看我们,但又不能久待,匆匆说了几句就含泪和我们告别了。但国保人员仍不放过,对我们恐吓威逼追问爸爸的去向,不仅在住家附近派人蹲坑,还在半夜撬锁破门大肆搜查。我和弟弟躲在被窝里吓的大气不敢出!

由于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被切断,为维持生计,父母不得不另寻出路,早出晚归。我和弟弟在完成学习之余,还得承担家务。那时真是苦了弟弟,从三华里外的小学回家还要顺便买菜。个头不高的我只能站在小板凳上学着烧菜。有次母亲用高压锅炖了点汤就出门了,我们贪玩忘记了时间,等屋里飘出了糊味才把锅子拿下来,揭开盖一看,黑乎乎结着很厚的壳。姐弟俩只好饿着,倒在床上睡了过去……现在想想真是苦不堪言。

这就是我的童年,在充斥着恐慌、高压的环境以及不知何时降临的迫害使我们整日提心吊胆、惶惶不安。那真是每次大一点的敲门声都会让我们心惊,每次警车汽笛声或楼道里的响动都会感到不安。学校有了什么费用却不敢开口向父母要,一件别人给的旧衣服穿到洗的发白也不能扔弃。由于受到中共谎言欺骗,当时周围亲友、同事、老师、同学大多对于我们是避而远之的,有怜悯之心的也不敢伸出援手,我们真的是孤立无援了。

在如此极端的环境中,凭借对大法的坚信,我和弟弟双双考上理想的大学,正常的完成了学业。高考最后两个月,本该是紧张环境中,我却在不断的背法中收获平静,因为修炼人处处讲随其自然,最后超水平发挥,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在校期间,我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个人利益上不和常人争夺,尤其是在学校评选助学金和奖学金时能本着一个平和的心态。加之大法开智开慧,我每次基本都能取得班上第一名的好成绩,多次获得校甲等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等,成了乡邻的佳话、困境中的奇迹。

佛法慈悲,但威严同在!昔日强大的罗马帝国因为迫害基督徒而走向毁灭。如今那些追随江氏迫害法轮功的人们也一个个自食苦果,象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苏荣等国部级高官纷纷落马入狱,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把自己迫害倒了。当初被无神论冲昏头脑的人不会想到在权力与法律之上还有天理,然而“人在做,神在看”,谁能逃过天理的约束呢?吸取正面的教训吧,神已经将生命得救的明路指给了人类——大法弟子传递的真相就是众生得救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