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惊动中南海 淫僧释学诚辞佛协会长 举报人再曝狗血剧情(组图)

2018-08-15 08:41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2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参加中共两会的大和尚在北京大会堂。
参加中共两会的大和尚在北京大会堂。(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8月15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北京龙泉寺方丈释学诚大和尚卷入性侵女弟子丑闻轰动海内外。有消息透露,中国佛教协会今天将召开理事会议,接受释学诚辞去会长一职,据称释学诚目前正在福州一个小院“闭门思过”。他还将辞去全国政协常委等职务。而实名举报释学诚的龙泉寺都监释贤佳和释贤启,日前再向外界披露自己内心震惊,挣扎,痛苦及被释学诚抹黑的举报历程。

传释学诚事件惊动中央 今辞佛协会长被令闭门思过

香港《星岛日报》8月15日报导称,据中国佛学界权威消息证实释学诚事件的上述进展。

报导还说,龙泉寺两名前都监释贤佳、释贤启举报龙泉寺方丈释学诚性侵女弟子。检举文件本月一日曝光后,已经引起中央领导人高度关注,国家宗教局介入调查。

来自佛学界消息透露,国家宗教局已有初步调查结果,“释学诚近日已被接回福州,在一个小院‘闭门思过’,禁止出国”。中国佛协最快将于今天召开理事会议,接受学诚辞去会长一职。消息称,学诚辞职之后,佛协工作将由两名副会长道慈大和尚、演觉大和尚主持。

报导称,龙泉寺目前已经关闭,不少僧侣都离开了。两名举报者之一的释贤启昨天接受港媒查询没有响应,只在短信称“正在开会”。

释学诚性丑闻轰动世界 当局遮罩不住

8月1日网络曝光北京龙泉寺两位前都监指控方丈释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丑闻,两名前僧人释贤佳(俗名刘新佳)、释贤启(俗名杜启新)7月份向中共当局递交一份95页文件,指控方丈释学诚性侵多名尼姑。检举文件称,共有6名女弟子被释学诚盯上,4名屈服于他的要求。文件还指控释学诚利用短信对女弟子进行精神控制,还告诉她们性爱是修行的一部分。一名女弟子6月份向警方举报释学诚诱奸了她。(见相关新闻:乱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性侵女弟子火爆内情


淫僧高官释学诚(网络图片)

释学诚8月1日晚上在微博上贴出一份声明,否认所有指控,并指责“有组织和恶意”的举报人“编造材料、歪曲事实、散布虚假指控”。他声称将要求政府进行官方调查,以正视听。

龙泉寺当晚也发出“严正声明”,指释贤启、释贤佳收集、伪造资料,歪曲事实并散布不实举报材料,陷害佛教大德,已涉嫌触犯法例,对学诚法师和北京龙泉寺造成名誉损害,龙泉寺保留追究权利。

在指控释学诚的文件在中国社交网络曝光后,当局全网封杀,但由于此时中国新兴的“Me Too”运动正在发展,向不同的社会领域扩展,中共的封网行动此次似乎效果不大。而且释学诚性侵丑闻已受到国际媒体广泛关注。各大西媒CNN、BBC、路透社、英国卫报都刊登了释学诚的相关报导。

在舆论压力下,中共宗教事务管理局8月2日已发表声明称,他们“高度重视”对释学诚的指控,已经启动调查和验证工作。

举报者之一的释贤启2日告诉CNN,他和释贤佳坚持他们的言论,并在跟当局合作。他们已经递交了更多证据,现在将等待政府的调查结果。

8月2日,中共喉舌《环球时报》英文网站引述一名消息人士称,释学诚在一些天以前被有关部门带走问话,之后被释放。

据《新唐人》8月3日报导,8月2日,有“匿名举报者”在海外中文媒体爆料称,举报人在2月开始向中纪委等相关部门多次举报,相关部门当时不仅不进行调查,还对相关人员进行威胁、迫害。

《纽约时报》3日的报导指出,中共在不得已之前,一贯会试图保护犯罪的掌权官员。

报导援引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研究员阮洋(Lotus Ruan)说,中共政府很可能会试图保护被指控犯有不法行为的掌权官员。“在触动领导人的神经之前,公众讨论可以走多远、走多高是有限度的。”

目前释学诚辞官,显然是当局在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处理释学诚了。

举报人再曝狗血“剧情” 一度感五雷轰顶

据大纪元8月14日报导,举报释学诚的北京龙泉寺都监释贤佳和释贤启,日前分别讲述了自己内心震惊,挣扎,痛苦及被释学诚抹黑的举报历程。

释贤启在信中说,他在2018年1月11日接到贤甲法师的通话,要求要么还俗、要么去其它道场。2月6日,贤甲法师决定离开极乐寺系统。7日见面后,当时他根本不相信释学诚会做这样的事情,因为涉及极为露骨的淫秽短信,他也羞于向释学诚启齿,因此决定先独立调查,希望找出真相。

他们通过律师咨询了中共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移动通讯的技术负责人,他们一致回复:目前不存在伪机站和克隆卡的入侵问题;更不可能篡改实时运转和监控下的服务器;法院以移动系统存储的手机信息作为有效证据。

信中说,为了还释学诚清白,潜意识中也是为了打消自己心底深处某些不敢面对的疑虑,最后还是下定决心:通过报案调出释学诚手机信息,确定贤甲法师收到的信息不是释学诚手机发的。但“结果却是犹如五雷轰顶”。

贤启说:他们拿到的释学诚手机短信记录不但没有证明释学诚的清白,反而完全证实了贤甲法师的陈述!

在2018年1月、2月短短两个月的短信记录中,释学诚同时与6位极乐寺的比丘尼进行了密集的淫秽短信交流。有的女尼姑还到了释学诚的床上。这已“不仅是性骚扰问题,还有可能是行淫欲、破根本戒的问题!”

信中说,由于释学诚的多重社会身份,长期在佛协,每年一半以上时间都在出差,并且经常换侍者,没有哪个侍者有可能、而且有胆量长期频繁地盗用释学诚手机。

信中说,“在如此残酷的事实面前,我无语、失眠……在龙泉寺的12年时光,就这样错了?从DVD组到文化部、仁爱基金会、弘宣部、客堂,那么多怀着对佛教的虔诚向往的女同学发心到极乐寺出家,我都投了赞同票,结果却是将她们送入了虎口!”

据悉,近年来极乐寺多次违反佛教戒律为数百位比丘尼剃度。2012年,一名女义工在莆田广化寺被某执事法师奸污,释学诚接获报告后让把被奸污的女同学赶走,而破戒的某法师却未做任何处理,至今依然担任着广化寺的重要执事。

贤启称,至此,释学诚原来在他心中的形象彻底崩塌,同时内心对其产生了巨大的恐惧,认为释学诚就是末法时代穿着如来袈裟败坏佛教的魔王!

贤启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阻止释学诚继续伤害比丘尼,一个途径是依靠僧团按戒律调查,将释学诚清理出龙泉寺系统;另一个途径就是向政府正式举报。

然而释学诚对他的各种抹黑开始了,贤启被指对释学诚观过、长期对团体不满、起魔障、被海外势力利用、被某位想做会长的大和尚利用……

5月31日,贤丙法师不仅再次证实了短信内容,并证实释学诚至少在2016年就已跟多位女弟子发生性关系,早已不具备出家人的资格。

信中还透露,不少法师对贤启提供的证据难以置信,他也从2月17日至今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呼吁:成立戒律小组依律调查,与被举报人(释学诚)进行对话,盘问核查、审议虚实。可惜都被释学诚拿出各种理由搪塞掉了。

另一位举报人贤佳法师在另一封解释信中表示,2月,释贤启提报龙泉寺体系主要执事比丘,呼吁启动戒律调查。释学诚找出各种借口阻止调查,并抹黑释贤启起魔障、被人利用,导致大多数执事比丘质疑、不信。

但在6月,另一极乐寺比丘尼释贤丙(化名)到北京龙泉寺向一些执事比丘举报释学诚发性话题短信和淫乱强奸尼众弟子的情况。经过盘问察核,一些执事比丘确信举报属实,一些执事比丘质疑,一些执事比丘力图回避、压制。释学诚依然不承认并阻止寺僧成立自清自律戒律小组进行调查。

另有两位比丘尼都提到至少有三位被外派的比丘尼后来精神失常,或被遣送回家,或被送至小庙。举报人相信,这些比丘尼也都可能是惨遭侵犯,导致精神崩溃。

释学诚由中共一手培植 末法时魔乱佛门

1966年出生的释学诚目前是中共全国政协常委,并兼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常务副主席等职。另外,释学诚还是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副院长。今年3月,释学诚任政协中国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他几乎是迄今卷入“Me Too”丑闻的中共官员中,等级最高的一位。

据法广报导称,释学诚和中国某些高官联系紧密,多为副部长以上官员。甚至释学诚请假都要向中共中央统战部请示。

据《看中国》早前报导起底,释学诚仕途发迹的后台是曾长期把持佛教界的赵朴初(1907—2000)。1983年,释学诚在福建佛学院预科班中,得到时任中共佛教协会会长和中共佛学院院长赵朴初的赏识。1988年,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退居,赵朴初“力排众议”,举荐仍在学习中的释学诚担任住持,年仅23岁的释学诚成了当时的佛教寺院中年纪最轻的名寺方丈。1989年释学诚又被任命为中佛协副秘书长,当时的中佛协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仍是赵朴初。

中共建政后大力宣扬无神论,不但大肆破坏中华传统文化,还从内部渗透中国传统宗教,宗教实际上已变成中共官场,各级都有党的“书记”,并且由属于直接是政府部门的宗教局领导。

中共地下党员出身的赵朴初长期以来的目标正是祸乱佛教界,听命中共。赵朴初提拔的少林方丈释永信也被称作少林CEO,被指祸乱佛法,多年前也被举报淫乱,有私生子。

《大纪元》的报导指出,三千年前,释迦牟尼佛曾预言,佛法末世气候将发生变化,出现洪水,众生不守道德正理,魔道入佛门混乱佛法。

网络流传的揭示佛教末法的截图。(网络图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