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反腐遇暗涌 贪官另类抵抗大曝光(图)

2018-05-27 01:15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自己制造的阳奉阴违、表里不一的官场文化,恰恰也成为当局反腐遭遇的难题。
中共自己制造的阳奉阴违、表里不一的官场文化,恰恰也成为当局反腐遭遇的难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5月27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北京当局过去几年连续大力反腐,外界观感强烈。不过,连官媒都纷纷承认,反腐遭到官员多种方式“抵制”。官员们常将落马高官的“经验”视为“宝典”,也有人经常上网“学习”贪腐经验,更有人临被查前找人培训对抗招数,而怠政对抗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甘肃大老虎虞海燕,被指控任职酒泉钢铁链钢厂厂长、酒钢集团副总经理、董事长、甘肃省国资委会主任、甘肃省副省长等职务期间受贿,5月24日下午,在重庆过堂受审,庭上被曝与妻子李岩华一同敛财6,563万多元人民币。

《北京日报》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26日报导指,李岩华的名字虽然是首次曝光,但她涉及的部份事情,尤其是协助丈夫对抗当局调查一事,早于去年9月就已被揭露。

据报,在中巡组对甘肃进行“回头看”时,预感要出事的虞海燕做了很多对抗行为,包括联络多名老板商量对策,统一口径。中纪委工作人员披露,虞妻对此有交代,称在巡视期间,她家的桌子上摆了一排手机,每个老板都有一个专属电话号码。

此外,当包庇虞的中纪委内鬼明玉清、心腹金晋哲相继被捕后,虞海燕虽明白大势已去,却不准备放弃对抗,还找了当地一名自称在中纪委工作过的退休警察,为他们夫妻俩进行“培训”,演练如何对抗调查。“我把我爱人叫去,跟他(见面)实际上是叫他培训一下,看看就是以后如果人家要调查,看她怎么说。”。

虞海燕于去年1月10日落马受查,成为2017年首虎。其妻李岩华在该案之中不仅是协助对抗的情节,还参与了虞海燕的贪腐。据检方指控,1998年至2016年,虞海燕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李岩华收受6,563万多元。

北京当局在过去五年来反腐力度可谓不弱,当局声言“老虎苍蝇一把抓”,上至前政治局常委,下至县官村长,皆有涉贪下马例子。至今至少已经有21名十八届中央委员(共205人)被查。

但同时由专责打虎的中纪委披露的信息显示,贪官也在以各种方式防范和逃避、抵抗审查,且落马官员所谓忏悔也在造假。

今年4月24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称,重庆落马官员、武隆区政协原主席张晓江经常上网搜索官员职务犯罪的手段和做法,采取“砍头息”的方式“放水”给有求于他的老板,就是他借鉴别人“贪腐”经验找到的一条自认为既能发大财又安全隐秘的路子。

比如,他借1,000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8美元)给一个老板,约定一年之后连本带息收回1,360万元人民币,可实际借出的只有640万元人民币,并且多数时候不到一年就收回1,000万元人民币。

文章批评,现实中,一些党员干部翻阅警示教育材料,不是出于吸取教训的目的,而是走过场、看热闹,甚至还有人像张晓江一样,“研究”如何贪腐才能更加隐秘。这些人是典型的“两面人”,表面上口口声声高调反腐,表态时说着“震惊”“触动”“教训深刻”,背地里却视腐败为能耐,很羡慕别人轻轻松松就能敛财万千,过上奢靡享乐的日子。

官方如此罕见报导官员抵制反腐的花招,显然有些无奈。

2017年8月5日,北京官媒微信公号“政事儿”也曾引述《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报导说,官员在观看落马贪官“警示录”时,反而视之为规避监督、钻空子的“宝典”“秘籍”,官员从腐败官员身上“学习”到的有三大套路,包括:保持低调、装穷不露富;自我设限、只跟“信得过”的商人交往;隐身其中、寻找掮客“代言人”等。

今年1月2日,官媒《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刊文批评,部份落马官员所写的忏悔录不乏套话、空话,甚至假话,要是不看文章标题,实在看不出这是在忏悔。

还有一种让当局感到束手无策的对抗方式——怠政也越来越严重。

中共《人民日报》5月21日刊文批评称,现在有一些官员在所谓“改革攻坚、推进发展”中失去追求、无所作为,反以“无求”自况。把意志消沉、尸位素餐,视为“淡泊”者有之;把为官平庸、毫无建树,视为“超脱”者有之;把怕事推诿、圆滑逍遥,视为“旷达”亦有之。

公开的陆媒报导显示,中共官场近年怠政懒政乱象频现。官员被曝在上班时间赌博、吸毒、打游戏、网购、看色情片、甚至通奸等。

中共总理李克强上任以来,更时常因为“政令不出中南海”和官员怠政等“经常发火”。据官媒披露,有一次李克强发火时,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

时评人士胡少江分析,中共官场现在流行新“三不”:“不吃饭、不收礼、不办事”。前“两不”是当局的反腐要求;而后“一不”则是官员们对当局反腐的最典型的对抗。

外界一直有观点认为,中共体制是官场腐败主要原因,一党专制之下,贪官层出不穷,抓也抓不完。

《美国之音》曾援引美国学者分析,习近平的反腐工作正面临重大挑战,其反腐举措并没有大幅度降低中共的腐败现象。主要因为中共有一种贪腐的文化,腐败已经成为中共官场中无处不在的病状,这种腐败文化是2002年江泽民用“三个代表”将经济新贵们纳入政治体系而滋生的,这样的腐败文化最终会拖累经济的发展。习近平不可能会查办所有官员,这不是一个行政命令或是反腐运动可以解决的。

另一方面,习近平大规模打击贪污腐败的做法显示,腐败已经渗透到中共官僚机构的各个层面。但这场打贪腐的行动却没有触及到中共体制内贪污腐败的根本,也就是习近平经常所说的“贪腐的土壤”。习近平只是暂时中断腐败的市场,一旦打贪行动松懈,这个市场会马上回来。

对于当局近年反腐的同时一再强调“从严治党”,时评人士文昭表示,客观上来讲,这会激化共产党内的矛盾,加速解体。因为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八十年代已不一样了,“官员已经体验过纸醉金迷、物欲横流的生活,你现在要他回去当清教徒,不跟从还拿着反腐的鞭子去抽着他,官员心里的抵触怨恨情绪可想而知了。”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