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刚过去的五月十六日是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黒色“纪念日”,就是这一天毛以中共中央的名义下达了所谓“五.一六通知”, 从而打开了“文革” 这个潘朵拉的匣子。虽然已经过去...
为了中共而死的李大钊大概没想到的是,自己身后和家人会遭到中共如此对待。不过,其误人子弟、推动共产邪灵在中国大地的蔓延,罪业显然不小。自己横死和后人遭难焉知不是咎由自取?
当今世界围绕中国与美国的复杂纷争而全面演进的空前聚变,让人眼花缭乱变幻莫测不知所终,于是,人们便依循《推背图》第四十五像,推断当今中美纷争极可能演变为中美朝日的终极大战。那么,《推背图》相关预言,是否就是在应验人们的猜想?我们首先要明辨《推背图》第四十五像“卦”“图”“谶”“颂”等等相关内涵。 《推背图》第四十五像“卦”名蒙,在此有蒙盖蒙蔽蒙骗之意。 ...
如能找到当年拍下这些照片的作者、特别是找到那些被抓捕的“四二二”派人员中的幸存者,从他们的口中定会得到许多当年“四二二”惨遭屠城的宝贵史料。
有人推断,青年时代的马克思曾加入过撒旦教。(1)不管这种推断最终能否被证实,马克思身上的魔性却是显而易见的,那是一种糅合了仇恨、毁灭、暴力、阴冷与疯狂等因素,并且包裹着恶的内核的混合物。
破四旧的实质是打砸抢,文革中,破“四旧”变成了砸文物、打人、抄家抢掠的同义词。
步入大学校门后,在时代浪潮的不断冲击下,再加受到青春期内心危机等因素的影响,马克思原有对上帝的信仰很快便土崩瓦解,没多久,昔日虔诚信神的马克思就变成了一个与上帝不共戴天的渎神的马克思。
文革是一场历史性灾难,给执政党和国家,给全社会带来巨大的伤害。
燕京大学前校长陆志韦在文革中惨死
从小学开始,我就喜欢看课外书,图书馆、书店是我常去的地方。记得当年在中山西路小学读书,下午下课早时,我常去新华书店,站在柜台前静静地阅读。有时竟然忘了回家吃饭,直到母亲来寻我,把我拉回家。那时我尤其喜欢去同学和亲戚家搜罗旧书,但是好像适合我读的书并不多,只能遇上什么看什么,不可能有计划有系统地阅读。姥姥非常反对我看课外书,她把课外书一概说成是“闲书”,姥姥生...
饿死几百万人的中共高官李井泉、曾希圣、吴芝圃、舒同和张仲良,不过是中共官场中为迎合上意、罔顾老百姓死活、撒谎成性的官员们的缩影。
共产党不只消极抗日,更夸张的是,在国军奋勇作战的同时,共产党居然在延安生产鸦片,毒害国人,并因而致富。
1966年9月30日,定息停止发放,中共当然不会真正甘心付息赎买,抢掠财产按计划分步走,文革的抄家的高潮为1966年8月底,9月,10月,实则要把这些付息的钱及资本家的家底都迫不急待地“抄走”。
史载,文革爆发后,江苏的两派群众组织认为张仲良在江苏没有犯什么的罪行,因此打算以他为“革命干部”的身份参加革命委员会。甘肃造反派闻讯,立即派人到江苏要将他揪回甘肃批斗,说“张仲良欠了我们甘肃人民一百三十万血债”。张仲良因此没有当上革委会委员,后被打倒。
在改造运动的高潮期公私合营的锣鼓震天响,但民族资本家们的心却是在流血,当时有人说:多年心血,一旦付诸东流;几声锣鼓,断送万贯家财。
许多人只知道成年后的马克思是个有名的无神论者,对宗教始终持敌视和反对的态度,他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的著名论断,为共产党国家打压宗教奠定了理论基础,也可以说是宗教信仰在这些国家遭受迫害的苦难之源,但他们却不知道,上大学前的马克思也曾是一名信神的虔诚基督徒。
任何国家搞发展,国际社会都能理解;惟独只要中国稍有发展,国际社会就一片“中国威胁论”的叫声,严重影响到中国的发展环境。
三位大师虽然都洞悉了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危害,但不同的选择让他们今后也有了不一样的人生,留在大陆的陈寅恪的命运最为凄惨。而有意思的是,傅斯年、钱穆是毛泽东公开点名批评的几个著名文人之一。
我对你的许多方面都做了公正的评价,但我无法完全排除这个念头,即你还有利己主义,它可能在你身上超过了自我保存所需要的程度。——亨利希‧马克思
一个控制欲强、自大、虚荣的人,必定也是个好斗的人。马克思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例子。在广为流传的“马克思的自白”中,有一个问题是“你对幸福的理解”,马克思的答案是:“斗争”。可见他好斗到何种程度。
中共喜欢搞杀鸡取卵,三反打贪污得到退赔和“五反”得到的退补,还不够堵运动造成的窟窿。
由于传记资料的缺乏,我们对马克思的童年知之甚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从中学时代起,马克思就是一个虚荣的人。只不过他的虚荣与财富和地位无关,而体现为对个人名声的看重和追求罢了。
如果说自信是优点,那么自负便有点过了,自大则不靠谱了,自大狂就可怕了,而一旦自大狂到了以救世主自居的份上,那简直就是疯狂了。马克思便是这样一个疯子。
粮食库存本是国家应付灾年需要,但却成了中共饿死中国人的手段。
虽说是马克思与恩格斯共同创立了共产主义思想,但在其中起主导作用的则公认是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诞生后,马克思和他的信徒们依此组建了共产党,由此开启了历经兴衰起落,至今已奄奄一息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可见,马克思与共产主义思想和共产党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正因为如此,研究马克思乃是研究共产主义思想和共产党,研究整个共产主义历史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了解和弄...
最近一段时间,马克思成为中共媒体最为常见的一个名字。这是因为中共高调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不仅央视以及人民网、新华网等媒体平台同步播出5集通俗理论对话节目《马克思是对的》,而且最高当局还将在5月4日在大会堂举行的“马克思主义大会”开幕式上发表讲话。在当前面临国内外重重危机下,中共老调重弹,重新推出共产主义的鼻祖马克思,凸显了其内心的不安,而中共领导人沿着...
时光流逝远了,屹立长江边近1500年的李庄,却总是在脑海里浮现。 思绪拉扯近了,享誉“万里长江第一镇”的李庄,竟在眼帘鲜活起来。 曾几何时,发自海外的邮件或电报,只写“中国李庄”便能准确送达。而海外一些科研机构,也能接收到寄自“中国李庄”的学术刊物或书籍。 曾几何时,闻名遐迩的“中国李庄”销声匿迹,被人忘却或故意遗弃:好像在抗日战争最为艰苦...
中共有着“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基因,土改是中共邪恶基因的实践和强化。
被“马克思主义者”奉为神明的马克思,早年曾经是基督徒,后来加入魔鬼撒旦教,他自己也承认与撒旦签了契约。其后马克思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魔教后诞生。
历史的发展也证明,“五四运动”是中国噩梦的开始。如今还在纪念“五四”并将其作为生日的北大,自由精神全无就是铁证。
共有约 2999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五,美国白宫官员表示,总统川普(特朗普)取消川金会,可能会影响美中贸易谈判,川普政府或对中共采取更强硬的态度。专家认为,朝鲜不弃核,症结在于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