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仲淑娟已被非法关押逾一年半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市女法轮功学员仲淑娟,六十三岁,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在家门口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遭非法庭审,她的律师及本人都做了无罪辩护。可时至今日,家人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现在,人已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整整一年半了。

仲淑娟是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七点左右在家门口被春海派出所警察绑架的。当时仲淑娟正准备出门,等在她家外面的警察一拥而进,进来就抄家,将她家中的几十本大法书籍、及一些私人物品抢走,并将仲淑娟一家三口绑架到春海派出所。晚上十点半左右,仲淑娟的丈夫李宽、精神失常的女儿李秀丽被放回家、监视居住。

七月二十二日,仲淑娟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在大连市甘井子区法院,仲淑娟被非法庭审。当事人聘请的律师当庭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仲淑娟本人也作了无罪的辩护,庭审进行了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左右。然而,时至八个月后的年底,法院方面没有再次开庭,也没有做出任何变更通知和判决,仲淑娟还是无声无息的关押着。

仲淑娟于一九九四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曾经严重折磨她的风湿性关节炎等顽疾都好了,急躁的脾气也好多了,热心助人,深受同事们的好评。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她经常病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曾经连续四个月一人干俩人活儿,没休一天。

就是这样一个在法轮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好人,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十八年的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七次被非法关押,已共达八年之久,现在还在被非法关押中,全家三口人遭受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

一、在大连劳动教养院和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共六年半

1、非人的折磨、侮辱和性摧残

仲淑娟在大连教养院期間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不让睡觉,体罚,在小号里迫害了三次:绝食后被灌食,恶人拿起给别人灌食后沾有的苞米糊、尘土、头发茬的管子也不消毒,插进抽出、插进抽出,插进抽出,她只有“啊!啊-----”的惨叫着,无法形容的惨痛。劳教所警察故意折磨人,迫害她,还当示范给屋里站满了的、刚从警校毕业还没穿上警服的小女警们看,教唆她们如何进行迫害。绝食时双手背铐不让睡觉,送小号敞窗冻着。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酷刑演示:暴力灌食

有一次,因不戴劳教牌,她被送入小号迫害,进小号先把鞋脱了搜身、然后穿鞋跺脚,把衣服脱了,绑到小号钢棍上吊起来,用一脏围裙用大钩子用力塞进嘴里,两胳膊成一字形,把左腿脚面朝上绑着、右腿不绑,前后左右搬,疼痛难忍。拿小剪子扎脚心,把下身的会阴部对准椅子高出部位摇,用穿鞋的脚踢阴部,用带尖的拖布把,往阴部捣,致使会阴部位破损、溃烂,肿得像馒头,造成大流血。当时摇椅子时,疼得她“啊!”的一声,紧塞在嘴里的布都喷出来了,身上绑的绳子在掙扎中都断了。然后狱警又用大可乐瓶子,装满水,往嘴里灌。不张嘴,就用装满水的瓶子打,嘴肿的老长,然后拿纸、笔逼写所谓“转化书”,不写继续折磨。

从下午一点反反复复折磨到晚八点多才结束,当吊刑卸下时,扑通就倒在地上了,腿残了,手也残了,裤子里全是血和便。然后,两个人架着拖到严管室,绑在死人床上,四肢铐上。床是几块板,由于大流血板子都染红了,人在上面非常累,头戴刑具帽,真不知是怎么度过的,其后一天两次上厕所,手肿得像两个黑馒头,上厕所、吃饭只松一只铐,当时手都不能握了,就是残了,后来才一点点有知觉了。

这样过了八天,仲淑娟身上都长褥疮了,才让上楼,摘下刑具帽,发现头顶一块有两公分大小的包,没有头发了,特别疼,耳朵也红肿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才结束了严管。

仲淑娟上楼后,晚上浑身疼痛不能入睡。就这样拖着带有创伤的身体就又被强制干活,扶着楼梯下一楼干活,她们怕曝光,不让去洗澡,到期又加四十天。

仲淑娟还遭受了六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二十四小时体罚,困的站着就睡着了,一宿九个劳教犯折磨:鼻子、脸上、脖子上粘满了纸条,戴高帽子,纸腰带,上面写满了攻击大法的污言秽语,把衣服扒光,用彩笔往身上写、衣服上写脏话,还扯着满库房游斗,边走边打,墙上挂满了邪恶的标语、用一大板子吊墙上把着手写所谓“三书”,把手摁得都破了皮,青一块、紫一块的,把腿绑一起,把着手写,把头压在木桌子上把着手写进行迫害和侮辱。

2、酷刑和毒打

在马三家劳教所被上大挂抻刑,是一种特别的酷刑,人几分钟都很难受:把头塞进二层铁床里,两手用铐子铐在二层床两边,腿用一个三角铁棍固定绑在一层铁床上,腰弯的站不住,又累又疼,她们怕仲淑娟麻木没感觉达不到酷刑的效果就又来活动手腕,使她更加疼痛难忍,就这样抻了两天两夜,致使仲淑娟浑身肌肉萎缩。还经常被警察和劳教犯毒打。

3、洗脑班的迫害

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后,仲淑娟于九九年十二月末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希望政府给法轮功学员一个炼功环境。还没等进上访的门,她就被便衣骗抓,被非法拘留十八天,勒索罚款五千五百元钱,并被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当时家里没钱,在单位再三催促下,她的丈夫只好把女儿的保险金取出来交了罚款。

二零零九年七月的一天,华东路街道主任张雪莲,到仲淑娟家打听,说是给孩子找工作。第二天,仲淑娟正在家里给孩子熬药,华东路派出所王所长和片警十几个人,到她家把她带走,说是到街道去一趟,结果伙同街道“六一零”姓张、姓苑的,把她绑架到了抚順罗台山庄洗脑班。当时她刚出劳教所三个月,在马三家被迫害身体还没有恢复。

4、腰椎骨折还在恢复 又被绑架

仲淑娟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因为给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中华路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二楼。仲淑娟因为自己按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不想让派出所警察将来因执行错误命令而承担法律责任,为了不让警察把自己当作罪犯关在这里进一步迫害好人而犯罪,就从派出所的二楼跳下,造成身体伤害,被派出所警察送大连三院。在派出所警察监视看管下,仲淑娟住院十五天后坚持回家。

大连第三人民医院出院记录如下:CT检查报告:腰2椎体爆裂骨折。MR检查报告:腰2、4椎压缩骨折,节段椎管受累稍狭窄; 腰椎蜕变,腰椎间盘变性膨突出改变。出院医嘱:1、建议继续治疗;2、骨折愈合前需卧床休息;3、按照医师指导功能锻练,预防卧床并发症;4、病情变化随时来诊。

仲淑娟回家后,经过学法轮大法、炼功,又能够坐起来、行走、料理家务,身体正在恢复的情况下,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七点多钟,又被大连春海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姚家看守所关押至今。

二、女儿被迫害精神失常

第一次华东路派出所抄仲淑娟家的时候,是二零零三年,当时仲淑娟二十四岁的女儿李秀丽阻止警察抄家,结果警察将她从四楼拖到楼下,又拖到派出所,使孩子非常害怕,从此得了抑郁症。

二零零七年,华东路派出所第二次从仲淑娟身上搜走钥匙抄家的时候,家中只有她女儿一人在家,警察的蛮横无理使女孩非常害怕、惊恐,之后的日子她就精神失常了,动不动就往外跑,仲淑娟丈夫李宽就到处找,结果着急上火一口牙全掉了。

由于迫害,丈夫李宽和女儿自从仲淑娟被非法关押后,四十多天没出门,在家一口菜也没吃,喝了四十多天的粥。由于害怕,街道邻居叫门也不开,电话也不接,后来单位以为爷俩死在家里了,用升降机进屋才知爷俩还活着。

后来,女儿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一段时间以后,想起要看妈妈。她的丈夫领着女儿到了马三家劳教所,不让见。回家后便暴躁不安,精神失常更严重了,常常一个人跑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在这期间,她的女儿不知跑丢了多少次,她的丈夫一个人东跑西跑的找,真是苦不堪言。

自从仲淑娟去年六月被绑架,三十七岁的李秀丽更是精神被刺激很大,仲淑娟丈夫李宽去看守所给仲淑娟存衣服,在一边的女儿就对身边的一个女人去抓去打。去年腊月的一天,她不知在哪摸着一把小剪子(平时都藏着),趁李宽在厨房的时候,将自己的右边头发剪的很短很短。有时就趁李宽买菜的时候跑丢了,经常大喊大叫,尿裤子、尿床。这样的情形经常发生,与仲淑娟在家照顾的时候犯病的时候更多了。

三、丈夫的苦楚

这一年半的时间里,一边是仲淑娟在看守所得去存钱,请律师;一边是女儿精神失常,这种既当爹又当娘的日子,使六十多岁的李宽筋疲力尽,家里又在今年九月二十二日失火,当时李宽被邻居叫去帮助维修,女儿一人被关在家里,结果不久,家里便燃起了大火,殃及了楼上邻居,损失惨重,当得知孩子还在屋里时,李宽不顾一切地冲进屋里救出孩子,可是家里的很多物品被大火燃尽。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仲淑娟一家人会很幸福,就是因为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使仲淑娟原本幸福的一家人,遭受了一般人想象不到的身心摧残。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