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实证科学无法解释的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底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三十一岁。我毕业于某财经政法大学,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早在读高三时我就认真的读过一遍《转法轮》,当时心里觉得这个法非常好,就对已经修大法的妈妈说,这个法太好了,您一定要好好修下去。而我自己一搁就是七年,直到二零一二年底才开始正式走進大法中修炼。

近五年的修炼中,我经历过车祸,也遇到过几次很危险的情况,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都平安的走了过来。没想到从二零一六年三月开始,我居然遇到了病业大关。现在我把这一年中过病业关的经历写出来,证实师父的慈悲与伟大!证实大法的神奇与超常!这一年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性上,师父都重塑了一个全新的我,把我从一个烂苹果变成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好苹果。

从二零一六年三月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思想业猛烈的往外涌,内心知道要按大法要求做好人,但是思想里全是邪念,根本压不住,去不掉,感觉就象生死关来临。我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大量的学法,因为只有“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因为大量的学法,我的思想业越来越弱,学法炼功的状态也渐渐恢复正常。

可是修炼就是这样一关接一关,思想业这一关刚过,我就感觉小腿和脚越来越沉重,我有点支撑不住了,上班越来越吃力,下班回家时,原本只用走十分钟的路程我要走半个多小时。为了保证我的学法炼功时间,我在离职与不离职之间纠结了一阵子。最终我选择了暂时离职,以后再找工作。这样我和妈妈每天与同修们一起出去讲真相救众生,一起学法炼功,有了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

没想到辞职以后不好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严重,左腿和左脚麻木、沉重,走路很痛,右脚的脚背上起初破了点皮结了痂,后来发现分泌物有异味,就对伤口進行了清洗,发现伤口里的肉都烂了,右脚脚背紧靠小腿处现出一个三、四公分的大洞,从洞里可以看到里面的肉和一条筋。这个洞旁边的皮肤呈紫黑色,肿起很高。从这个洞里排出大量黑色的毒液,当时穿的真皮旅游鞋,鞋的内帮靠近伤口处全呈黑色。最厉害的那几天,炼“法轮桩法”时感觉有点站不住,因为右小腿肿的很厉害。炼第五套功法时只能单盘了。

我的脚的情况用现代医学的观点看已经很危险了。妈让我把实际情况和爸爸说一下(他在我八岁时和我妈离婚了)。他来看了我的情况之后说什么得的是“败血症”,如果医治晚了就要截肢等等。我明确告诉他:我坚信法轮大法,他抱怨了几句就走了。

在脚背烂的最严重的头九个月里,一天一天都在冲极限,但我始终坚信:“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师父无所不能,就看关键时候你能否想到师父,你是否在法上,只要在法上,师父就会帮我!

放下所有的杂念,每天坚持认真学法、炼功、讲真相,这三件事一点也不能松懈。近半年的时间里,我的作息时间都是:早上4:55开始炼动功,5:55分发正念,7:10炼完静功后,抽时间学法,然后和妈妈与带着我讲真相的老同修一起外出讲真相救众生。

那段时间我的脸色发青很吓人,可老同修从来没有嫌弃过我,还鼓励我,说:“你必须每天都要坚持出来。”我有时跟不上她的步伐,她总是耐心的停下来等我。

下午继续学法,晚上再炼一遍功。

脚的情况好点后,我想到炼第五套功法要双盘,这样试着双盘打坐几天后,伤口魔术般的开始变小,差不多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二,裸露的筋也长進肉里去了。九个月后,身体状况有了明显改善。现在的我皮肤细嫩,白里透红,气色很好,不认识的人都以为我只有二十几岁,走路步履轻盈,左脚不疼了,右腿消肿,右脚脚背的伤口快愈合了。在右脚脚背伤口不断愈合过程中,里面长出了一些白色的筋,一个洞对应一条筋,一个洞愈合后,另一个地方又出现一个洞又长出一条筋。这样长了好多条筋,这时我才悟到:右脚伤口处排毒液时很多筋都断了,当时我只是看到伤口处有白色的断头在外面裸露着。那是师父从深层帮我净化身体啊!是师父重塑了一个全新的我!我不禁感叹师父的伟大,无所不能——我右脚那么多条筋都断了,怎么一直能走路呢?!师父太伟大了!大法太神奇了!

如今,当我以全新的面貌亭亭玉立在亲朋好友面前时,大家都惊呆了,特别是我舅妈,她对我妈说:“法轮功太神奇了!你们师父太伟大了!”

这是医学奇迹,这是实证科学无法解释的神话!

感恩我在大法中获得新生!感谢师父的再造之恩!

感谢同修们对我的无私帮助与付出!

愿天下有缘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得福报!

弟子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